欢迎书友访问肉书海
首页人外纪事 [人外]水怪

[人外]水怪

    01
    湿软的土壤包裹着了沙利的小皮靴,羊皮靴上面有着许多小泥点,她穿了一条深褐色的中短裤,纤细白皙的小腿上面被锋利的草割出了细小的伤痕,但沙利并没有在意这些伤口。
    沙利近年来长高了好多,正处于发育期的女孩子还留着一头短发,她的发色是浅褐色的,在阳光下会显出金灿的颜色,不过现在周边都是大雾一片,荒无人烟的河岸边只有野蛮生长的杂草。
    ——以及她的好朋友,亚恒,
    沙利将食指和大拇指并在一起,一个响亮的哨声从她的口中传出。
    哨声响了大约两叁秒后,河中央传来轻微的水波声,像是什么动物在滑动。下一秒,河水掀起大片水屏,深藏在河中的奇异生物终于露出了它的真面目,它有着长脖颈,体表非常光滑,有点儿像是史前的恐龙。这是亚恒,是沙利在十岁那年为自己找到的好朋友。
    很多年前沙利找到亚恒的时候它还只有到她的小腿那么高,水怪的生长速度惊人,现在已经变得非常非常庞大了,它的半个身体掩藏在深不见底的河水中。周围最近的村庄来到这里都需要驱车好久,沙利总是趁父母出去做生意的时候来到这里。
    “嘿,亚恒,好久了不见了,想要和我来一个拥抱吗?”少女的双臂形成打开的姿势,脸上挂着的灿烂阳光笑容轻而易举地感染了终年在阴沉黑暗之地匍匐的怪兽。
    水怪将它的光滑的大脑袋蹭过来,沙利还记得刚刚认识亚恒的时候它非常羞涩,就连碰触一下都会全身战栗,但现在亚恒会主动地拥抱她。对于沙利来说,水怪这个体型有点过于庞大了,沙利抱住它的头颅,它的头顶还有湿气,水渍蹭了沙利一身,沙利喉咙发出笑声,水怪在沙利的胸前轻轻地蹭了两下。
    沙利被水怪滑溜又冰凉的脸颊蹭的起了鸡皮疙瘩,她小心地拍了拍水怪的头,水怪有一双黑色的眼眸,澄澈干净,沙利很喜欢和它对视的感觉,就像自己到了一处净地,而净地中只有她一个人。水怪的嘴巴微微张开,从喉咙中发出了悦耳的叫声。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也很想我,不要撒娇了。”
    水怪眨着眼睛,它的脖子微微一用力,四肢游动着从水中起来,它的背非常的宽阔,像一座小山,水怪还有一条细长的尾巴,沙利小心翼翼地捡起它放在泥地上的尾巴,尾巴湿滑纤细,手感非常棒,沙利不知道水怪是什么样的动物,但她知道它并不会伤害她,如果有期限的话,她会加上永远。
    水怪似乎感知到了沙利在开小差,它的尾巴微微一动,尾巴尖尖在沙利的手掌心挠了几下,沙利发出咯咯的笑声,她说:“很痒诶。”水怪将自己的后背留给沙利,深灰色的皮肤在大雾中若隐若现,显得分外神秘。
    “你是要让我坐到你背上?”沙利迟疑地问道。
    水怪发出轻盈的叫声,水面随之动了几下。
    沙利顺从地爬上了水怪的背脊上面,它的脊柱非常坚硬,沙利双手举平保持平衡,她一直走到了水怪的脖子和身体连接的地方,然后小心地扶着水怪的脖子坐在上面。
    水怪非常开心,它游动的速度非常快,沙利有点害怕深不见底的河水,她紧紧地抱住了水怪的脖子。沙利轻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
    水怪摇了摇脖子,头颅指向一个地方。
    沙利明丽的脸上展现出一个无奈的笑,“好吧,无论做什么我都会相信你。”
    “对了,你要不要吃面包,这回不是黑面包了。”沙利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了面包,她有点骄傲和炫耀意味地说着,水怪发出一个疑惑的声音,然后头微微俯下,吃掉了沙利手中的面包,它的舌头是细长的那种,有点儿像是蛇的舌头,但是并不是分叉的,它的舌尖也是冰凉的,这个潜伏在河水中的怪物似乎从未见过阳光,全身上下都是冷冰冰的,唯有在遇到沙利的时候,它才能从人类火热的身体中汲取到热量。尽管这点热量对于庞大的怪物来说微不足道,可是足以点燃它心中名叫孤寂的火柴。
    它的叫声明亮却不尖锐,传递出喜悦的心情,水怪将沙利手中的饼干屑全部舔干净。
    好美味。
    它眯起眼睛。
    02
    它是匍匐在阴暗处的生物。
    它不记得自己在什么时候出生,也不记得自己的母亲或者父亲。它有尖锐的齿牙和粗壮的四肢,可是它敏感、害羞、终年在水下。直到那一天,它遇到了一个人类。
    那个人类笑起来的时候有一颗牙齿会别出来,它觉得很漂亮,这种漂亮吸引着它,让它不自主地从水中浮现出来,它躲在草丛中,看着她和别的人类玩耍的样子。他们不知道在玩什么,在她捂着眼睛之后她周围人的都不见了。小怪物悄悄地从草丛中探出头,它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她。
    当她的手放下的时候,小怪物又快速地躲回了草丛中,它四肢缩起,脖子也放在了泥土上面,它的身体上面全部沾上了淤泥,小怪物一动也不敢动,就怕惊扰了那边在扒着草丛的人类。
    突然之间小水怪的脑袋被一双小手抚摸,小水怪下意识地想要逃跑,人类用的力气并不大,可是它却好像有点贪恋它的抚摸了。它的四肢不安地缩动着,脖子也因为紧张或是别的什么情绪晃动起来,人类像是被它逗笑了,她问:“你是什么动物啊?”
    小水怪的脖子绕成一个圈,还在颤抖。奄奄一息的模样。
    “别怕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人类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将抱住小水怪的手松开了。
    小水怪一下子变得格外精神,它唰的一下就冲到了河中,在河中溅起了一个大大的水花。
    “诶?!”人类呆滞住,手足无措地看着已经恢复平静的水面。
    害羞又敏感的小水怪在躲进水中后又有点后悔,于是它悄悄探出半个头,暗中观察着东看西看在寻找点什么的人类,其实它并不讨厌那种抚摸,相反……它觉得有点点舒服。
    幸运的是,小水怪后来和这个经常来河边寻找它的人类成为了好朋友。
    小水怪的一生都很孤寂,唯有这个人类是它苍白空洞的人生中出现的一抹绚丽彩虹。
    03
    也并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水怪的。因为频繁出水面和沙利一起玩,水怪曾经被其他的人类发现过,他们会怪叫着叫它野兽、恶魔,会用火把袭击它,会拿木杈鱼叉伤害它;水怪的身上曾经有一条长长的血痕,沙利知道以后很气愤,可是水怪不能为她描述袭击它的人究竟是谁,它也不知道如何安慰一直在掉眼泪的人类,它凑到沙利的脸前,用冰凉的舌头舔掉了她的眼泪。
    很奇怪的味道,但水怪并不排斥。
    水怪的心很小很小,小的只能装下人类一个。
    可是人类不是,她又好多好多在乎的人。
    亚恒属于沙利,沙利却不属于亚恒。
    水怪是胆小的、羞怯的,它能感知到沙利的一切情绪,她的快乐她的伤心。可是水怪没有办法和人类交流,它只能发出一个声音,也许它的每一个声音都有着不同的含义,但人类也许并不能精准地意会。水怪曾经悄悄地跟着沙利回家,她的家不大,但是很温馨,水怪在窗户边看着沙利和家人们吃晚餐的样子,她还是笑着的,甚至笑的比和它在一起的时候还要灿烂。
    它很难过,呆呆地缩在沙利家里的角落中,因为缺水水怪的皮肤开始变得不那么光滑,出现了皲裂。但水怪一点也不想回到它的河中,它的眼角渗出了透明的水液,水怪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眼泪流过它的嘴巴的时候,它尝到了和之前沙利流出的东西一样的味道。
    那个时候——它受伤的时候,沙利也这么难过吗。
    那我真是一个不称职的朋友,朋友是不会让朋友难过的。
    “朋友”这个词,也是沙利教给它的。
    偷偷跟着沙利的水怪很快又学到了另一种情绪,叫嫉妒。
    那是一个高大的人类,沙利在他的面前显得弱小纤细,那个人类将手揽在了沙利的肩膀上,他用嘴唇亲吻沙利的脸颊。水怪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他,它不喜欢这样的动作,它很懊火,很生气,不经常使用的尖利牙齿蠢蠢欲动,它想要将牙齿送入那个人类的身体中,让毒液顺着他的脉络传递到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它想让他死亡、让他再也不能碰触沙利。
    沙利应该是它一个人的朋友。
    他们在阳光下走路,而水怪则在阴暗的水渠中默默注视着他们。虽然它并不懂得那种激烈而在猛烈撕扯它的感情叫做嫉妒,但无可否认的是这种感情在深深影响它,它甚至起了吃掉那个人类的想法。
    它听到那个高大的人类说到了一个词,“love”,这是什么意思呢?它有点茫然,是那个人类对沙利的感情吗?它听到沙利说,我们是朋友,我只把你当作朋友。朋友——它的爪子蜷缩起来,尖锐的指甲摩擦着沟渠的壁,在上面留下了歪歪扭扭的痕迹,他们是朋友,可是,可是,可是,它也想对沙利做那些事情,不仅限于拥抱和亲吻,也许还有更加亲密和深入的事情,那它和沙利还是朋友吗?还是说,它对沙利也有“love”这种感情呢?
    -
    它袭击了那个人类,它将毒素注入他的筋脉中,麻痹了他的思维,让他陷入了沉睡中。水怪在夜色中一点儿也不明显,它咬住人类的衣服,将他拖到了河中,人类的一半身体陷在水中,还有一半躺在泥泞中,他那结实的肌肉和有力的四肢现在派不上什么作用,狼狈地躺在泥泞当中。
    那个害羞的水怪现在却反常的用异常冰冷的眼神注视着这个人类。它的妒恨无处释放,于是它决定杀掉这个人类。这样的话,吸引沙利眼光的人就少了一个。
    慢慢地——慢慢地——沙利身边就只有它一个了吧。
    它满足而有简单地想到。
    也许它可以邀请沙利一起住到河底,尽管那里很黑很无聊,但它愿意永远陪伴沙利。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晚水怪没有杀掉这个人类,也许是它想象了一下沙利知道真相后会毫不犹豫丢掉它的情形。
    它犹豫了,于是它选择将那个人类放在了一个洞穴中。
    第二天沙利来找它。
    沙利的眼神有点忧郁,没有了平日中元气欢快的笑容。
    水怪发出一个疑惑的音调。
    沙利的手从它的头上开始抚摸,一直摸到了它的尾巴处,水怪舒服地眯起眼睛,它又嗷呜嗷呜了两声,代表着自己的舒适和快乐。沙利忧心忡忡地说:“最近我的好朋友失踪了,他的名字叫雷德,我…我拒绝了他的告白,然后他就不见了,我很自责。亚恒,是我的错吧。”?不是的——不是的——
    水怪焦急地发出叫声,不是你的错,当然不是你的错,它匆忙地叫道,可是沙利并不知道它在说点什么。她只是拍了拍他光滑的颅顶,心不在焉地扯出一个笑容,“不要撒娇了啦。说真的,我很担心他。”
    “呜。”水怪的声音像是小狗那种委屈的声调。
    它趴在了沙利的脚边,只是用一条腿圈住了沙利的脚踝。
    沙利没有说话,只是俯下身体拥抱了它。
    她很难过。
    它……也很难过。
    水怪最后放过了那个人类,它看着沙利重新露出了笑容,看着沙利和那个人类拥抱。
    它潜伏在水底,咕噜咕噜地吐出一个泡泡。
    沙利絮絮叨叨地和它说:“他回来了——他安全回来了。感谢上帝。”
    才不要感谢上帝,水怪想。
    要感谢它,它既骄傲又心虚地想。
    水怪蹭到了沙利的脸颊边上,模仿着那个人类的动作,在沙利的脸颊上面留下了一个湿漉漉的吻。
    我爱你,沙利。
    04
    它敏感、害羞,卑劣地嫉妒着她身边所有的人。
    但它的爱是真的。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