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海
首页人外纪事 (人外)桃花妖H

(人外)桃花妖H

    01
    冬莱皱起眉头,整张嫩生生的小脸皱成一团,她嫌弃地看着碗里绿油油的菜叶子,手里的筷子快速地将其夹开,但她这点小动作没能逃过谢澈的眼睛,谢澈抬起手,又夹了好大一筷的青菜到冬莱的碗中。
    冬莱哭丧着脸,“师父,我已经吃了半个月的菜了,没有油水我会死的。”
    谢澈抬起眼眸,他生的清冷,但为人不怎么柔和,“胡说,这菜分明是油炒的。”
    冬莱:“那也是菜油!”
    谢澈看着她,冷着脸说:“不吃今晚就睡到廊前。”
    冬莱:……
    “过、过分了嗷师父。”
    谢澈起身,冬莱以为他要过来揍自己,于是缩起身子,女孩子本就长得娇小,一张白莹莹的脸蛋藏在了道服下边,一副傻的不能再傻的模样。谢澈看着这番模样的冬莱,万般柔情便涌上心头,他轻轻一叹,只是在姑娘圆滚的脑袋上面轻轻一敲,“真是个蠢蛋。”姑娘露出一只眼,杏眸清亮得像一汪清水,通透明亮,“谢澈混蛋。”
    谢澈万年不变的脸下沉脸一点,他攥住了冬莱的手腕,她的腕子又细又白,十分容易便能在上头留下痕迹,微微一用力,上边如同染了红梅的雪地。谢澈眼神一接触到红痕便像是碰到了火焰一般烫的收了手,他的手置于宽袖中,故意看向别处不敢直视自己的小徒弟,“罢了罢了,去厨房让你师兄给你拿些肉食。”
    冬莱的细眉高高挑起,一副极其兴奋的模样,“师父你疯了啊——”
    谢澈哗得冷下脸,曲起手指敲在了冬莱额头上,“不尊师重道,罚你后叁日天天吃素。”
    02
    冬莱是个道士,带桃木剑、黄色咒符、会洒狗血的道士。
    那日冬莱独自一人在后院背书,做道士也需要有文化知识,至少得把老祖宗庄子的书熟读了。冬莱一身灰色道袍,一张秀丽的小脸显得格外漂亮,从远处望来就像一只漂亮的却穿着灰扑扑衣服的小麻雀。
    木兆化形那刻便是在满是桃花瓣的小林中看到那看起呆傻的小道士。小道士唇红齿白,生的不是祸水样,但却格外想让人逗逗她捏捏她,招人疼的冬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妖气,眼神一凛,终于有些许除妖降魔的道士模样了,不过——望进木兆那勾人心魄的桃花眼中,小道士一愣,然后露出了垂涎欲滴的模样,“美、美人?!”
    冬莱眼前什么庄子什么大道一个字也不见了,也不见这满林漂亮艳丽的桃花,只留下那个被红色绸缎包裹着,肌肤晶莹,眼神勾人、长发飘飘一副妖媚相的大美人。
    冬莱自幼和道观里那群道士长大,虽然道士们也英俊清隽,和气温柔,但与冬莱想象中的美人大姐姐差了十万八千里,可混蛋谢澈总是以她道行太浅阻止她下山,如今那么大一个活生生的大美人就在她的眼前,她岂能有错过的理由?
    冬莱把书扔在了远处,她看着那个美人赤脚走来,脚背纤长,走步之间冬莱能看到他细直长的小腿,腰身在走动过程中会微微一摆,红绸微动,形成自然的魅惑气息。
    冬莱摸了把下巴,确定自己没有流口水。
    “……你、你好?”小道士畏畏缩缩地向大美人打招呼,唯恐自己与男道士们混久了以后变得粗俗不堪吓坏了美人。木兆比冬莱高出好多,他的手白皙修长,在美人面前怂成小乌龟的冬莱看到他的手心中出现了一捧桃枝,“小道士…送你了。”桃枝上边有着娇艳开放的桃花,香气扑鼻。
    然而冬莱一听到那低沉微哑的声音便陡然清醒过来,她脸上是止不住的失望,又忍不住瞅了一眼木兆,她的表情从不掩饰,现在垮着一张脸也是显而易见的,“男、男的啊?”冬莱有点不愿意接受事实,走到了木兆的前头,左看看右看看,非得看出点什么来,但看到其平坦的胸膛,事实的利剑插入冬莱的心中,冬莱内心欲哭无泪,表面却反常地绷起脸来:“你这桃妖莫不是想谋害本道?”
    木兆有些不悦,他自然不喜欢小道士如今的眼神,刚才那满心欢喜的眼神才好。
    小道士那点道行在木兆面前真是没得看的。
    木兆上前两步,他择了一朵桃花,插在了小道士那凸起的发髻上,小道士被桃花妖突如其来的凑近迷花了眼,桃花妖不是正经妖,插完了花还摸上了小道士嫩生的脸蛋,他的指尖划过冬莱的眼尾,再至于耳垂附近,他双指微微捻起雪白圆润的耳垂,“你这小道士怎么还两幅面孔?”
    小道士努力绷脸,不让自己被美色所惑。
    “干、干什么?我、我清心寡欲,日日念清心咒才会入睡,本道绝不会被——”
    冬莱话都还没说完,就被孟浪不要脸皮的桃花妖压在了树干上,桃花眼眯起眼睛,“是吗?那我们妖怪可不一样,见到喜欢的就会捉了回去。放在床上肆意把玩,大师可受得住?”
    冬莱:……
    冬莱缩了缩脖子,“这位男、男妖朋友,你我素不相识,我长得难看,应该入不了您的法眼吧。”被擒住的小道士挣扎也不能挣扎,像一只孱弱的小兽,不知羞耻的桃花妖身上有一股香气,花香味逐渐迷惑了小道士,小道士晕了眼,挣扎的力气逐渐小了点。
    乘虚而入的桃花妖笼着小道士,洁白却分外有力的手摁住了小道士的肩,凑到了小道士的边上亲了一口冬莱的嘴唇,冬莱的嘴唇因为长期吃素有些苍白,但在桃花妖的努力下还是绽出了艳色。
    桃花妖这时候倒是羞羞涩涩了,冬莱红着脸,桃花妖也红着脸,桃花妖是攒着灵气化形的好妖,冬莱见他纤长的睫毛动了两下,露出了一双干净的眼眸,“你现在是我的人了——听见没?不许勾叁搭四,祸害别的妖精。”
    冬莱:……我哪有这个能耐啊?你这是碰瓷吧?
    03
    小道士喝醉了。
    上好的桃花酿哪是小道士这种从未沾过酒的能碰的?
    木兆将小道士整个人抱在怀中,他的手指擦过小道士的每一寸肌肤,在为小道士整理衣裳的时候却在她的里衣中发现了一块玉佩,半块玉佩依稀可以看出是一对中的一只,上边的动物木兆并不识得(到底吃了没文化的亏),但他却能推测出来这是人间情人之间用的。
    桃花妖眯起眼眸,精致的眼睛中闪烁着嫉妒的光芒,他内心不好受,向来有一说一的桃花妖将小道士的外袍给褪下了,小道士醉得不省人事,迷茫着望着他,桃花妖按了按小道士的被亲的红艳艳的嘴唇,“冬莱,你与我讲讲,这玉佩是哪儿来的。”
    冬莱晕晕的,出现了重影,她呆滞地看着四五六七个桃花妖,“师、师父,混蛋、混蛋谢澈给的。”
    桃花妖知道那道貌岸然的臭道士。
    其用心险恶,也就这眼前的傻子被骗得团团转,桃花妖气不过扔了那玉佩。
    冬莱见了他的动作,猛地想起了些什么,想从桃花妖身上跳下去捡那玉佩,可是被气头上的桃花妖压着,双手都被可怜兮兮地锁起来了,冬莱扭动着身体,“不、不行——师父会…会生气的。”
    桃花妖冷哼,他眼眸渐深,漂亮的粉碧玺中升起晦暗,“你怎么不想想我也会生气?”他越想越难过,这没良心的小东西一天到晚记着别人,分明——分明他与她才是世间最亲密的关系了,他想到小道士在床榻上哭得不成样子,软绵绵的谁都可以欺负的模样,他伏于冬莱耳侧,“小道士,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不准叫别人的名字,人也好,妖也罢,统统不可以。”
    小道士看着这张分外妖媚的脸蛋,“桃……我要吃桃子……”
    听到这话的桃花妖心情又突然明媚,如同叁月春日,他这阴晴不定的模样都是被不省心的小道士惹出来的,桃花妖摸了摸小道士的脸蛋,揉了揉她脸颊上的软肉,掀开小道士的衣袍,一双纤手缓慢地摸进了小道士的衣服中,“如今还是四月初,哪儿来的桃子给你吃,不如……先摸摸桃花罢?”桃花妖勾起唇角,诱人至极。
    小道士瞪着眼眸,却被男妖精压在石桌上面,又是哭了一个时辰。而桃花妖则在快乐过程中漫不经心地想,若是这小道士再勾叁搭四给他带绿帽子不如绑至深山老林中好好关起来。小道士如此呆傻,在这世道中也不过被骗的份,不如好好藏在家里,由他一人享用。那些乱七八糟的师父师兄们也不必再见,左右不过是些伪君子而已。
    醒来的小道士叹气:美色惑人美色惑人啊!
    04
    近来谢澈也不知是吃错什么药了,竟然准许了小道士同师兄们下山采集物品,兴奋又贪玩贪吃的小道士将和桃花妖说好的约会是忘了个一干二净。
    正当冬莱舔着糖葫芦将糖渍弄的满脸都是的时候,怒火中烧的桃花妖已经将林苑里的桃花树折磨得奄奄一息了,师兄按了按冬莱头上的丸子头,柔软乌黑的丸子被师兄一巴掌拍扁了,冬莱瘪了瘪嘴,师兄们惯会欺负她,冬莱怨念地看着师兄,师兄却大笑着说:“冬莱是个女孩儿,还是放下头发好看。”师兄将那木簪拿下,师兄看着手中的木簪翻弄了两下,疑惑道:“我倒不知我们观何时有这个样式的簪木了?”
    冬莱抢过师兄手里的木簪子,这自然不是道观里的,是木兆送她的。
    冬莱的乌发散开,嫩生白皙的小脸上多了几分女子的妩媚,“师兄别管,师兄别管。”
    师兄凑近了冬莱,“好好好,师兄不管。”他的大眼中满是笑意。
    等冬莱跟着师兄回到道观的时候天已经阴沉下来了,冬莱还未去谢澈那儿和他交代今日做些什么,就被怒气冲冲衣服破破烂烂像是和谁打架的桃花妖给拉到了林苑中,冬莱震惊地看着林苑中满目疮痍,桃花树倒得倒,枯得枯,样子很不好看。
    冬莱看着桃花妖脸上细小的伤口,她说:“你怎么和别人打架了?”
    桃花妖见小道士毫无反思之意,气得胸口直闷,他双手一挥,两人到了一个房间中,小道士认识这儿,这儿是桃花妖的住处,冬莱模样无辜,“你怎的这般生气?”
    桃花妖死死地盯着冬莱披头散发的模样,她这个样子有着女孩子的娇憨,眉目灵动得很,说是天上的仙人也不为过,但这小道士的头上没有他送给她的定情之物,桃花妖弯下腰质问:“小道士,我问你,我送你的簪子呢?”
    小道士一脸恍然大悟,她摸索了一下,“这儿呢,今日师兄不小心弄下来了,我收好了。”她有些谄媚,但桃花妖不吃这一套,满心满意都是小道士今日不光爽约还与别的男人摸摸碰碰。
    桃花妖满脸的嫉妒,妖媚的脸上充斥着扭曲的恨意,他将小道士推至床上,叁两下就扒掉了小道士的道袍,小道士肤白体嫩,整个人莹莹发光,小道士不太好意思想要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桃花妖的眼神如同豺狗一般贪婪的眼神粘在小道士身上,他欲望横生,想要就此将小道士弄的苦苦嚷嚷,哀求不断。
    小道士想要曲线救自己:“我近日来了月事……”她这话还慢吞吞地说了一半,就被焦躁的桃花妖拉开双腿,被迫盛开的粉嫩花瓣儿干净,哪有来月事的模样。
    冬莱懊悔,谎话都没说完就被人拆穿,太没面子了。
    桃花妖似笑非笑:“月事?——你说,你是不是就是不愿意和我做亲密的事?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要抛掉我了?”无理取闹的桃花妖句句尖锐,越说他便越和自己过不去,他也不想得到小道士口是心非的答案,桃花妖俯身压在小道士身上,唇舌堵住了小道士想要说话的嘴巴。
    桃花妖纤长的手指熟练地揉弄着小道士的花口,被一戳一戳抚慰的穴口逐渐流出些透明的粘液来,桃花妖的手上沾满了这透明粘液,他细细地将整个肉花都涂满了淫液,一处缝隙都没放过,他的食指攀上藏于湿软阴唇中的花蒂,两指掐着那花蒂将其拨弄出来,花蒂上神经颇多,小道士被刺激得呜呜出身,口津涎水弄的是下巴处全是,小道士的腰不自觉得拱起来,却被说一不二的妖精抬手摁了下去,桃花妖吃着小道士的香舌,口齿不清地呵斥一句:“闹什么!”
    小道士不知他今天发什么疯,顺着他不行,忤逆他更不行。
    桃花妖将小道士吻得气喘吁吁,小道士抬手擦着脸上的口水,她说:“你…你今日吃错药了吗?”
    桃花妖冷哼一声,“是啊,我是吃错药了。”他这态度阴阳怪气的。
    桃花妖念诀,床上突然多了许多桃花,桃花香气灌满了整个房间,小道士捧着桃花说:“你弄这么多桃花做什么?”
    桃花妖轻笑一声,狭长的眼眸眯起:“不如猜猜,桃花能放哪儿?”
    直觉告诉小道士没什么好地方能放,她下意识地想要逃掉,但一下就被桃花妖推翻在床上,桃花妖一手拎住她的脚踝,样子很是得意,大有种“我看你跑哪儿去”的意味。
    桃花妖极具狎弄意味地伸手拍打了一下小道士被淫水沾湿的阴户,指甲擦过柔嫩的花蒂,小道士的腿抽搐两下,分明一副爽到了的模样,桃花妖取过身旁香气扑鼻的桃花,夹在双指之间,水声噗嗤,两根手指插入紧致的软穴中,小道士僵着腰,连动都不敢动。
    小道士瑟瑟:“你、你在做什么啊?”
    桃花妖自顾自又塞了好几朵,桃花柔软,被塞入穴中很快被汩汩的淫水打湿了,粘黏在一起,但那花心中有着雄蕊,那些雄蕊极为扰人,不断扫过小道士敏感的内壁,变本加厉的手指还将这些桃花往里面顶去,小道士被折磨得双颊通红,她低声道:“弄出来,木兆,快些弄出来——”
    “呜啊——”桃花妖的指尖狠狠地顶弄了一下小道士的敏感点,小道士像一只虾一样弓起身体,她乌发散在莹白的背上,可两条细腿儿却被分的极开,阴蒂嘟出一个小小的头来,花口微开像是在勾引人。
    桃花妖今日分明是要摆明着好好教训一下这说话不算话的小道士,他解了裤腰带,露出蓬勃努胀的肉根,别看桃花妖模样妖媚,可这男根可实实在在能把小道士折磨得够呛,小道士原本想要爬至床尾,可这摇摇晃晃的白嫩屁股还没动几下,就被人掐着顶向那粗壮的男根,桃花妖将男根直直地插入嫣红的穴口,穴口被粗大的肉根撞开,内里的淫肉争先恐后地吃着这侵略者。
    他这一动,可将那些深埋体内的桃花顶入了更加深的地方了,桃花妖一手摸到了前面的花蒂,手指灵活地掐弄揉捏,桃花妖压着小道士的细白腿儿大力撞击着,把那原本是粉色的淫肉撞的深红,穴口被摩擦的肿起一点。
    “痛——慢点,呜呜……”小道士不知不觉中已是泪流满面,哎呜声不止。
    小道士的双腿间的肉花已被玩弄得汁水淋漓,桃花妖分明动作粗暴,操弄得没有留情,可小道士却在这种粗暴中无端升起了瘾,她的软穴中不断吐出淫液来,让肉根进出的动作更加便利。
    “你说,桃花都被你夹得榨出汁来了吧?是不是,小道士?”
    小道士说:“骗人,骗人!”
    小道士被桃花妖狠狠一顶,前腰被顶得往前去,却又被桃花妖死死地压制回来,小道士看到自己白嫩的肚皮上被顶出了一个弧度,她泪眼婆娑,“不要了…不要了……”
    “不要也行,你倒是说说,以后还敢不敢骗人了?”桃花妖箍着小道士的细腰,不紧不慢地问。
    小道士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桃花妖怜惜她上下都流水,于是操弄的速度稍微慢了点,被肏得肥厚的花唇被手指掐弄着,那颗花蒂已经肿大,被桃花妖玩得阴唇都包不住了。
    小道士认怂:“不骗了不骗了——我再也不说谎了。”
    桃花妖笑着抬起小道士腿,“好孩子,真是好孩子。”
    桃花妖道:“若是冬莱下次再骗人,那桃花可不止塞这儿了?”他说着,粗大的茎身从软穴中退出,可就当小道士暗自庆幸的时候,肉刃却以掩耳不及迅雷之势再次塞入了化学中,将穴口那些流出来的水液统统又给堵了回去。
    “但可惜,我们妖精是不讲道理的~”桃花妖摸上她的穴口,“我还没灌满我的小道士呢,怎么能停呢。”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