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海
首页灰兔子生存法则(简) 番外八、if(上)

番外八、if(上)

    1、
    光?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韩素澜看见了从远方传来的光。被封在黑暗里的干渴和绝望恍若一场梦境,她疑惑地站起身,踩着山洞里满是碎石的路,跌跌撞撞地往前走。
    “这是……哪里……”
    抬起头,望着眼前的满目苍翠,这仿佛原始森林一般的壮阔景象,让她震惊到险些失语。在她有限的生命里,从未见过这样庞大的森林,大约三四个成年人才能合抱的巨木比比皆是,不知在这里生长了多少万年。叫不出名字的花草藤曼爬满了地面,耳边喋喋不休的不知是鸟还是虫鸣。
    她看不见一片砖瓦,只能看见零星的褐色土地。这里是如此古老而荒芜,原始到她看不见文明的只痕片羽。
    她回过头望去,山洞就静卧在那里,没有倒塌的钢筋混凝土,仿佛那场地动山摇的震动只是一场梦境。
    可这到底是哪?
    她茫然地往前走。
    可要一个活在科技里的现代人在茂密的原始森林里生存实在太困难了。韩素澜觉得自己走了好久好久,可四周的景色却没有丝毫变化。太阳慢慢往下落,她感觉到了饥饿,可她不知道哪里有食物,也不知道自己该往哪边走。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选定一个方向,向前走,不回头。
    可是走着走着,她总能感觉到一道视线,在暗处窥伺着她。她不知道是自己的心里的畏惧在作祟,还是……她不敢细想。
    “哗啦……哗哗哗啦……”
    水声!
    她惊喜地站直了身体,凝神细听。有些难以分辨具体的方位,她隐约感觉在斜前方,就连忙往前跑去。好在力气没有白费,水流声越来越大,终于,拨开面前的巨大叶片,她看见了一条清澈的小溪。
    没有经过过滤的山泉水让她有些踌躇,可最终干渴还是战胜了理智。踩着湿滑的石头,她小心翼翼地向河流靠拢,眼看着水流近在眼前,她咽了口唾沫,蹲下身,小心翼翼地伸出手。
    身上突然罩下一大片阴影。还未完全退化的生物本能驱使她抬头,却看见了她此生都难忘的可怖一幕。
    是鱼。也许是鱼,比她都大的鱼,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张开大嘴朝她吞来。她能看见它尖利的牙齿,能闻到它嘴里的腥风,可她被吓呆在了原地,连怎么逃跑都不知道。
    就在巨鱼要咬到她的那一瞬间,从旁侧扑过来一条修长的黑影。韩素澜看不清它的动作,只能看见它锋利的爪子在半空中闪烁的寒光。她看见它扬了下手臂,巨鱼就跌落进了湖水里,她愣愣地扭脸去看,只看见被破成两半的巨鱼,开膛破肚地躺在河水里,鲜血从它身下弥漫开,她嗅到了血那令人作呕的腥味。
    “bdedyhuwjisoq……!”
    她傻傻地回过头,终于看见了黑影的脸。那是与她记忆里的人类完全不同的另一种生物,至少她记忆里的人类,没有耳朵,尾巴,闪着寒光的利爪和尖牙。
    2、
    洞拉族最年轻的狼崽子从外面叼回了一个媳妇。
    这是洞拉族的男女老少们最近都爱谈论的一件事。
    全因这只狼崽子太过孤傲,村里优秀的母狼一头也看不上。每年每年,在交配期举行的篝火晚会,不知道有多少少女为他心碎。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孤独终老的时候,他却将一个外族雌性带回了家,小雌性胆小极了,整日缩在房子里瑟瑟发抖,有忿忿不平的少女上门挑衅,却因为雌性听不懂她们的语言,无法交流而悻悻离开。
    可是,哪怕这只雌性瘦弱,胆小,无法交流,甚至不能帮忙捕猎做活,童柏还是一心一意地为接下来的婚姻作着准备工作。见他一颗真心全陷了进去,村里的老人也只能摇头叹气。
    洞拉族的日子过得很快。转眼间,婚期已近,童杉也终于从扶桑城赶了回来。
    族人一见到他,就拉着他告状:“快去劝劝你弟弟!那雌性太没用了,不能娶!”
    “是啊,一看就不好生养,童柏那么优秀的猎手,总不能生个体弱多病的孩子吧!”
    童杉听得耳朵都快起了茧,才终于回到了自家的山洞。他关了门,敏锐地发现空气中多了股从没闻过的味道。
    应该就是那个外族雌性了。
    他放下肩上的担子往里走,耳朵里渐渐听到了另一种声音。越往里走,这声音就越清晰。
    “a……b,by,hbf、a,呜,呜呜……”
    他听不懂她说的话,却神奇的能明白她话里的意思。雌性的啜泣声在他心里挠啊挠,让他情不自禁的想看看她的样子。
    “呼……好舒服,嗯,别咬那么紧,要拔不出来了……”
    是弟弟低哑的声音。他似乎含住了她的嘴唇,让她没办法再说那听不懂的外族语言。他只能听见她哀切婉转的哭泣,还有噗叽噗叽,什么东西抽动的声音。
    推开虚掩的门,他终于看见了流言里雌性的脸。她正被弟弟密密实实地压在身下,露出她被汗浸湿的小脸和凌乱的灰发。童柏从身后箍着她的肩膀,腰一下下地往下压,将她破碎的呻吟从喉咙里捣出来。他的胸膛和她的后背紧密地贴在一起,滑落的汗珠分不出主人,他的大腿缠着她的腿,狼尾在身后愉悦地摇动,粗长的肉刃在她的臀缝间进进出出,像不听话的噬主恶犬,将自己的气味涂满了主人全身。
    童杉无法形容见到她的那一刻,自己的心情。
    就像漂泊不定的心脏终于找到了归宿,也像命里的红线被人轻轻扯动。他走上前去,捧起她红润潮湿的脸,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地教她。
    “童、杉。”
    雌性看着他,“tl……”
    他笑了。
    “是我。”
    他解开身上的麻袍,露出那一根从没被外人碰过的肉物。雌性像是明白了什么,眼里露出恐慌,连挣扎的动作也大了起来。
    “a!Gnx,ubas!B,aa,biq——”
    “别怕,小澜,”童柏喘着粗气,把她的上半身从床上捞起来。他换了个姿势,像抱小孩似的,占有欲十足地把她圈在自己怀里,“哥哥本就是你的丈夫,如果不是他有事不在族内,你早该接受他了。”
    “b!”
    她短促地叫了一声,那那双水盈盈的眼睛哀求地看着他。可走到这一步了,童杉说什么也不可能退后,他掰开雌性的嘴,温柔却也不容拒绝地将青筋虬结的肉茎塞进她的嘴里:“别哭,我也是你的丈夫,总要习惯的,我会尽我最大努力不让你难受……”
    韩素澜要窒息了。
    面前的陌生男人像一堵高墙,跪坐在她面前,用精力满满的肉棒堵住她的嘴,封住了她的去路,让她鼻腔里被迫充满了他的气味。身后那一双胳膊如同铁索,让她根本无法逃离,这种坐姿让他的性器完全地插进来了,捣得子宫又酸又涨。
    “m……”
    她艰难地吞下溢满口腔的精液,身体里的肉棒也在子宫里膨大成结。粘稠滚烫的精液源源不断地击打着子宫壁,射得她头晕目眩。
    慢慢的,身体里的肉棒软了下去,他终于从她身体里离开。韩素澜刚吐出一口气,就见童杉已经摆好了姿势,而童柏抱着她,让她湿滑的肉穴对准他高翘的肉棒,然后一口气插进肉穴最深的地方。
    “bishn……”
    她软倒在童杉的怀里,无力地任由他亲吻她的面颊、嘴唇,然后一路向下,含住她凸起的乳尖。她在他身上颠簸,可很快,后背又覆上一具温热的身体,童柏的手指深入从未被开拓过的后穴,将手指上的花蜜涂抹在深幽通道的每一个角落。
    花蜜起效很快。童柏握着青筋暴起的肉刃,缓缓插进来的时候,她只感受到被塞满的酸胀,没有感受到撕裂的疼。可是,真的太涨了,她的身体已经被完全的填满侵占,再没有多余的空隙。她的肉体被他们掌控,随他们的喜好亲吻舔咬,神智在快感的汪洋中浮沉,一遍又一遍地被强烈的高潮淹没。
    等狼崽子们稍稍作罢,已经是第二日的黎明。韩素澜已经被做得昏了过去,整个人像是刚从精水池里捞出来似的,口里,胸口,手掌,肚脐,肉穴,菊穴,甚至脚掌和头发,没有一处不沾染精水。看着她这副被彻底奸透的模样,童杉终于好心地带她去后院泡温泉,给她清洗身体时,他终于想起来一件事:“她的兽耳在哪里?她究竟是哪一族的族人?”
    童柏摇头:“我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她的兽族特征。”
    童杉皱眉:“难道……是因为她身有残疾,才被族群赶了出来?”
    童柏肯定了这个猜测,心疼地抚摸着雌性柔软的灰发:“别怕,现在你有我们了。”
    看着昏睡的雌性,童杉拿定了主意:“过了婚后的第一个交配期,带她去扶桑城看看吧。”
    3、
    狼的性欲总是很旺盛,几乎每个夜晚,韩素澜都会被兄弟俩压在身下,承受他们一轮接一轮的精水灌溉。渐渐的她也适应了这样的生活,哪怕整个交配期都被兄弟俩按在床上没能离开一步,她竟然也都扛了下来。
    可是,这么频繁的交配内射,子宫口都被捣入了无数次,她就是没有怀上哪怕一只狼崽子。所以交配期结束后,兄弟俩立刻带她去了扶桑城,在这里,韩素澜终于看见了一点文明的影子——石砖,和城邦的雏形。
    童杉带她去了一栋三层的圆楼。韩素澜觉得,这有点像土楼,不过规模要小得多。她在这里见到了一些被称为“巫师”的兽人,也有了一个新邻居。
    说到这个邻居,他们的初次见面十分尴尬。让狼忍住性欲是不可能的,可这毕竟不是在家里,因为他们交配的动静太响时间太长,导致邻人的侍从过来敲门:“你们小声点好吗?或者我们出资给你们安排住处?主子体弱易惊醒,听不得这些。”
    童柏当时就冒了火,被童杉硬生生拦下:“抱歉,我们会注意的。”
    他们在外屋交涉,好不容易能喘口气的韩素澜却下了床,跑去后门看星星。来了这座新城市,她一直都被关在屋内不停歇地做爱,有时候哪怕不做了,童杉和童柏也不允许她独自出门。“你太弱小了,”他们说,“没有自保能力的兽人在扶桑城根本活不下去,所以,千万别离开我们的视线。”
    可她对这个世界太好奇了,它是如此神秘不寻常,甚至不同于她曾在史书上读到过的任何一个朝代。
    大概是夜深了,后院里并没有人。她抬起头仰望夜空,漆黑的夜晚像噬人的巨兽,云也遮住了月亮,只有零星的星子散发着微弱的光亮。
    “咳咳……”
    忽然耳边响起低低的咳嗽声,她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连忙望过去时,月亮刚好从云层后面探出头来,温柔的月光洒落大地,足够她看清出声者的脸。他躺在一张绿藤编织的摇椅上,银白的长发洒落地面,也遮住了他的脸。
    韩素澜戒备地往后退了两步,渐渐退回到门边。
    摇椅上的人动了一下,他头两侧巨大的,白中带着蓝光的角也跟着晃动。韩素澜被这一对美丽的鹿角吸引了注意,停下了离开的动作。
    那人将长发拢在耳后,露出他那张完美无缺的脸。在月光下,他的面容美到令人窒息,温柔,圣洁,看到的第一眼,韩素澜本能地想到了两个字——神使。
    “你好。”
    他柔和的声音太轻了,轻得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可他给人的感觉太过无害,有了安全感的韩素澜往前走了两步,甚至有胆子发问:“你是谁?”
    “我叫俞天君。”鹿说,“我是这里的病人。”
    韩素澜这才发现他脸色苍白,手腕也瘦得有些不太正常。她有几分信了,但还是站在门边,离他很远的地方:“我叫韩素澜。你生的什么病?”
    “是身体方面的病。有关于……雄性某一方面的。”
    他的措辞比较隐晦,听懂却不难。韩素澜有些惊讶:这么漂亮的人得了这种难以启齿的病,也太暴殄天物了。她难免好奇,“你今年多大了?这病是一直都有吗?”
    “我今年21,这病从出生就有了。”
    韩素澜对他的同情又多了两分:“听说这里的医生很好,也许你的病很快就能痊愈呢。”
    “医生已经给我诊断过了,没有治疗的方法。”
    “啊……”
    正想着怎么安慰他,韩素澜耳边又听到一句:“可是现在,我觉得有治愈的希望。”
    她迷惑地抬起头,却见俞天君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藤椅,走到了她面前,可他又保持着距离,站在不近不远的地方:“其实之前听见你夜半呻吟的时候,我就有过半勃起的情况。今天见到你,第一眼我就觉得很喜欢,有种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你的欣喜。”
    离的近了,他的脸看得更清楚,就好像美人从画卷里走出,好似一场迷蒙的幻境。韩素澜一时看痴了,好半天才回过神:“……啊!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看着她傻傻的模样,俞天君笑出了声。他抬起手,冰蓝色的水流在空气中汇聚,最后凝聚成一枚戒指落在他摊开的掌心。他将戒指送到韩素澜面前:“你太可爱了,我不能就这样错过你。小澜,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
    韩素澜彻底呆住了。她瞪圆了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拒绝的话到嘴边,却迟迟说不出口。憋了好半天,她才终于吐出一句:“……我已经结婚了!”
    “我知道。你是那两兄弟共同的妻子吧。没关系的,我们这里很开明,只要双方愿意,一个雌性可以同时拥有很多丈夫。”俞天君抬起她的手,将戒指放在她的掌心:“既然你没有拒绝我的戒指,我就当你默许了。”他亲亲她的额头,“我会来求亲的。我会送给你扶桑城最高规格的求嫁礼。”
    “——我不同意!”
    一声怒喝,童柏从后门冲出,往韩素澜的身前一挡:“她是我的!谁也别想抢走!”
    “哪怕是兽王城的最高法典,也没有哪一条法律规定,丈夫有阻止妻子与他人缔结婚约的权力。”俞天君不紧不慢地回答,丝毫不怵童柏要吃人一般的愤怒目光,“所以,不论小澜想和谁结婚,你都没权力,也没资格管。”
    被激怒的狼崽喉管中发出低啸,却被亲哥哥拦住。“他说的对,”童杉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向站在一侧的雌性,“这件事最终,还是要由小澜做决定。”
    “可是……!”
    童柏委屈极了。这是他救下来的雌性,凭什么要与人分享?
    “没关系。”童杉微笑,“先不说小澜会不会同意,哪怕他真的进了门,又能翻起多大的风浪?”
    他话音落地后,只有童柏的耳朵里听见了他特别的叮嘱:“冷静,小柏,我们先遇到小澜,我们有感情基础,我们更了解她——我们是站在优势地位的。”
    ——————
    本来准备码完再发的
    但今天估计是码不完了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