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海
首页白芷 35、两个物种(七夕快乐下)

35、两个物种(七夕快乐下)

    “哈哈哈……咯咯咯……玩……Elsa,玩……要!”
    白芷看着女儿可爱的样子啼笑皆非,一把捞住经过她身边的闺女便在她脸上亲了好几口。
    Elsa哈哈哈的直躲,一边躲还一边摇晃着小脚表示自己要下来。
    “咯咯咯,妈咪妈咪,玩……”
    小姑娘终于挣脱了老母亲的魔抓下了地,她兴冲冲朝着哥哥们的方向跑去。白芷看着女儿活泼快乐的模样,一时心里郁气散了不少。
    正打算大发慈悲的放过两个儿子,却见那两个臭小子将妹妹往身后一拉,防贼一般梗着脖子看向她。
    她一哽,只觉得手心又开始发痒。
    小女孩儿还在咯咯咯的笑闹着,丝毫不知道母亲和哥哥们之间的眉眼官司。她出生显赫,又自小被宠溺保护,尚且不知愁滋味。而那两个小男孩,心智成熟度却早已经超过了同龄人太多。
    可毕竟是自己生的,白芷冲着儿子们翻了个白眼,也懒得和他们计较,转身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Asa和弟弟对视一眼,两个人又叽里咕噜的用那种特定的小语种交流了几句,这才牵着妹妹往白芷的方向过去。
    Ivan打头,只见他揉了揉自己的小脸,扯出一抹甜腻腻的笑,扑到了白芷的身边关切的询问道:“妈咪,您不舒服吗?需要叫医生吗?”
    白芷睁开了一只眼皮觑了他一眼,这小子,哄起人来的时候倒是乖得很。心下是有些适用的,毕竟儿子年纪小,再计较又能计较到哪里去呢。可她也不是泥捏的,随便哄几下就要原谅他们。白芷在心中轻哼,下决心且让儿子们哄着吧。
    见她没回话,Ivan犹豫了下,又拉住了她的手,他学着妹妹的样子摇了几下妈妈的手,继续关切道:“妈咪您别担心,如果父亲们嫌弃您傻了,我们会照顾您的,是吧Asa?”
    感觉到了小儿子的小手抓住了她的手心,白芷心中又软了几分。虽然他的话是说得不好听,不过孩子嘛,哪怕智商再高,心智再成熟,也才四岁,她又能指望他们有多懂事呢?在罗斯家这样畸形的教育体系下,还能这么有“孝心”她还算宽慰。
    不打算为难儿子了,她正打算睁开眼,却感觉又有一只小手也塞进了她的手心里,另外一道稚嫩的童声带着些漠然同时响起:“嗯。”
    白芷睁开了眼,她先是看看两个儿子稚嫩的小脸,又看向那只被两只小手握着的手,只觉得现在自己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宽慰来形容了。
    她抬起另外一只手装模作样抹了抹并不存在的眼泪,做作地抓住了儿子们的小手:“真的吗?那你们的银行卡可以上交给妈咪吗?”
    Asa的眉头瞬间皱起,他几乎下意识的想将手收回,但是看了看白芷的脸又忍住了。
    “那怎么可能?妈咪,不是和您说了吗?您不能沾染罗斯家的财富。我们的银行卡都是家族给的,是不能交给您的。”Ivan一本正经的解释。
    “不过……”他犹豫了下,又说:“我和Asa利用家里的钱做了一些投资,产生的孳息可以拿来养您。”
    白芷没计较儿子说的不给银行卡的话,这样的话听多了,她早就已经麻木了。人好像就是这样,哪怕有再强大的意志力,但是天天处在被虐的场景里,渐渐的也就对一些虐点不感冒了。
    她比较好奇儿子这么小就做什么投资,莫不是被人骗了吧?
    她狐疑地视线在两个儿子的脸上转来转去:“你们才多大?做什么投资?是在幼儿园倒卖零食吗?不对,你们也不上幼儿园啊。”
    “是关于深空探测和Metaverse,Bobby在搞,妈咪您还记得Bobby吗?。”
    白芷点点头,Bobby是Asa的助理,这个白芷当然是知道的,可是Bobby还负责处理投资?两个儿子这么小,就开始搞这个了?这个Bobby可不可信的?
    “你们投了多少啊?靠不靠谱,亏了怎么办呀?”
    她坐了起来,虽然听不懂什么深空探测和Metaverse,但是儿子们身怀巨款这件事她是清楚的。别看他们小小年纪,但是Andy和罗斯家给的现金实在是超出她的想象,更不用说那些已经在两兄弟名下的股权和物业。
    她实在是不能认同罗斯家的做法,孩子们还小。虽说身边的人都是千挑万选的,可是人心隔肚皮,谁又能保证全都靠得住呢?
    万一被人盯上了……
    身怀巨富的年幼孩子,和丛林里刚刚出生却肥美的小羊羔有什么区别?
    Asa看着担忧的母亲,缓缓抽出自己的手,淡淡地说:“您不必担心,祖父说这些钱都是拿来给我们玩的,输赢都无所谓。”
    “是的,妈咪。我们还投资了JK的基金,不过父亲他们十分冷酷,作为他们的亲儿子,居然也只肯给20%的年回报率,明明上次他们宰猪收益率都超过了400%。您能不能和他们说一下,把我们的回报率上调,我和Asa要求不高,上调个30%就差不多了。”
    白芷看着儿子们板正的小脸,突然就觉得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这两个臭小子,别看年纪小,已经沾染了一身的资本家臭毛病。她扒拉开儿子们,将躲在儿子身后的闺女捞过来。
    捏了两把闺女的脸,她深深叹了一口气,别人家四岁的孩子在玩泥巴,资本家四岁的儿子在想方设法剥削劳动人民的剩余价值,并且还试图将这种技能用到她的身上。
    Ivan显然是误解了母亲叹这一口气的意思:“妈咪也觉得太少了吧?我和Asa研究过继承法,罗斯家财富庞大,为了避免因为继承流失财富,提前分配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虽然家族已经有各种基金和投资用以抵抗政策带来的财富流失风险,但是要等父亲他们都死了才能完全掌控的基金,那个时间太长了。”
    白芷已经懒得听儿子的长篇大论了,她抱着闺女躺下去,一只手搭在自己的额头上:“唉哟,怎么回事,头有些疼。好像又忘记一些事情了,小朋友,你们是谁家的孩子啊?”
    “妈咪您的演技太差了。”Ivan为母亲的演技打了分,缓缓侧身靠在沙发上侧身靠在沙发上。
    小男孩纯正的东方发色浓密,软软的扫在白芷的腰腹间。白芷松开手,看了眼将小脑袋枕在自己肚子上的小儿子,没忍住rua了几把。
    Ivan眨巴了几下如同洋娃娃般精致的睫毛,,小手搭在妈妈的肚子,眯起了眼。不知道是因为舒服还是其他什么,不一会儿,他居然昏昏欲睡起来。
    Asa看了眼自己“不争气”的兄弟翻了个白眼,语重心长地道:“妈咪,麻烦您和我说一下为什么要假扮失忆?”
    白芷rua小儿子rua得正开心呢,听到大儿子这么说,她停住了动作又抬眸看了眼大儿子。
    只见小小的人儿身子立得笔直,一双绿色的眸子也向她看过来。他头顶卷曲的黑发和他的父亲们一模一样,就连那本该软糯的小脸儿,也和他父亲们的脸重迭了起来。
    太像了,两兄弟都太像双胞胎。
    尤其是Asa,有时候她甚至会恍惚,以为这个孩子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某个平行时空穿越过来的David,幼年版本的David。
    她看着儿子冷淡的眉眼,再一次意识到即使年幼,他们和她也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物种。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