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海
首页异常现象(婚后H) “俞寄言”

“俞寄言”

    第五十八章
    “俞寄言”
    长长的木桌上,摆放了近十盘菜,其实就四个人吃而已,但萧姨说,第一次见少爷的妻子来,她得多备点,甚至把过年熏的腊肉都拿了出来。
    不过,许姿哪有什么心情吃饭,出于礼貌,不能不给萧姨面子,于是,她还是勉强吃下了一碗米饭,每个菜也都扒拉了几口。
    这餐饭,几乎是在压抑的气氛里结束。
    饭桌上,许姿和俞忌言有短暂的几次视线交集,不过,她都迅速避开。
    一眼,都不想看。
    午饭结束后,俞忌言和萧姨去洗碗,俞婉荷拉着许姿又去了书房。刚搬出来的纸箱子还没有收进去,俞婉荷跪在地上,两只伸进去,不停地往里翻东西。
    许姿走过去些,“你要找什么给我啊?”
    一只手好像触到了毛茸茸边角,俞婉荷立刻抽了出来,是一本粉色的方形笔记本,中间是粉毛、水钻装饰的小狐狸,看上去有点土气,像是小学生会买的。
    “找到了,”她拍了拍上面的灰,翻开,找到了那张照片,取出来,“给你看一个秘密,以后只要我哥让你不开心,你就拿出来糗死他。”
    许姿皱眉:“什么啊?”
    俞婉荷将那张递给了她,“喏。”
    接过照片时,许姿以为会是什么开裆裤或者小时候的裸照,当她看到照片里的少年时,笑出了声,“这……这是俞忌言?”
    俞婉荷扬起眉笑,“嗯。”
    许姿不可思议的盯着照片。
    照片像是在楼下院里拍的,男生穿了件白色T恤、蓝色牛仔裤,那时还留着青涩的刘海,其实穿着很正常,也不算土气,就是跟现在的俞忌言完全是两个人,瘦得跟营养不良的猴一样。
    照片真的很扯。
    许姿还是想笑。
    见她终于开心了点,俞婉荷在房里轻快的踏步,说,“我哥这辈子也是没什么桃花运,小时候磕碜,后来好不容易会收拾自己了,又一心又扑在事业上。”她转了一圈,夸道,“不过,他命还是挺好的,能娶到你这种大美人。”
    许姿眉眼一挑,算是有被哄开心点。
    她捏着照片,好奇的问,“为什么我从来不知道他有一个亲妹妹?按理来说,逢年过节,你应该都会来家庭聚餐啊。”
    俞婉荷似乎并不觉得实情有多丢脸,“因为,我是私生女,同父异母,我没有资格去家庭聚会,所以你见不到我很正常。”
    “哦。”许姿声很轻,有些不好意思。
    俞婉荷收起了笑容:“俞老爷和秦阿姨都特别讨厌我,所以我很感谢哥哥能一直养我长大。”
    她们后来在书房又聊了会。俞婉荷便带着许姿下了楼,调皮的将照片藏进了她的包里。
    转眼,已经4点多了。
    屋外的雨小了许多,没了恐怖的雷声,但偶尔还有几道闪电穿过云层。
    俞忌言从杂物房里取出了一把黑色雨伞,指着木门旁的小窗,问许姿,“雨小了很多,这会敢出去吗?我送你去茶园。”
    许姿往窗口看了一眼,刚好晃过了一道闪电,但弱了很多。其实,她还是有点怕,不过她更不想在这里呆,同意了。
    俞忌言先站去了屋檐下,将黑伞撑开,伞柄往右一斜,示意让许姿进来。她走到伞下,几乎是半眯着眼,揪着包带往前挪步。
    其实平时步行过去很方便,但他还是打算开车过去,迈巴赫的车面被雨水沁透,还掉落了几根被吹断的树枝。
    许姿觉得很费时,“走过去要多久?”
    俞忌言:“抄旁边的小道,五六分钟。”
    “好了,你别弄了,”许姿给不了他多好的语气,“赶紧带我走过去吧。”
    俞忌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嗯。”
    去茶园的近道,是一条水泥小道,两旁是稻田,视野开阔,天气好的时候,风景一定是宜人惬意。
    头顶上空时不时还会闪过白光,以及藏匿在厚云里的雷声。
    一条五分钟的路,许姿感觉走出了五十分钟。
    忽然,又一道白光闪过,她身子一抖,下意识想去扯俞忌言的衣角,但手刚要碰到时,理智将她的手缩回,扯住了自己的包。
    俞忌言察觉到了,不过他也没强行做什么。
    不敢抬眼,低着头的许姿,被迫盯着脚边的那双皮鞋,鞋面和裤腿边都沾湿了,她恍惚间走了点神,想起了俞婉荷的话。
    她悄然开了口,“你不是也怕闪电和打雷吗?”
    俞忌言愣了几秒,说:“小荷跟你说的?”
    “嗯。”
    沉默了一会,他轻轻笑着说,“她很久没有回来了,信息有些滞后,以前是有点怕,现在还好。”
    许姿不觉抬头,看了一眼他的侧脸,然后又垂下目光,没再说话。
    穿过弯曲的小道,到了茶园别院的后门。
    进去前,许姿看到了小路的尽头是“秘密基地”,自言自语嘟囔了句,“我都不知道原来这里,还有条小路可以直接去湖边。”
    俞忌言没答这句,只说,“快进去吧。”
    “嗯。”
    俞忌言把许姿送到了别墅里,他抖了抖伞上的水。
    何姨听到外面有熟悉的声音,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小姐和姑爷,她惊道:“小姐和姑爷怎么来了?”
    许姿拉上何姨的手,笑了笑,“我想爷爷了。”她探头张望,“爷爷呢?”
    何姨越过许姿的肩,看着后面的俞忌言,像是在通气,见他摇了摇头后,她对许姿说,“老爷去市区了,定期检查身体,住你大伯家了。”
    “哦。”见不到爷爷,许姿有点遗憾。
    人往屋里走,没回身,打住了何姨欲要叫俞忌言进来的想法,双手挽在背后,细腰挺直,以小姐主人的身份命令她,“何姨,关门。”
    何姨尴尬的看着俞忌言,他简单道别后,又撑伞离开了。
    别墅的茶艺木桌上,放着颇有禅意的荷花陶瓷檀香炉,一根檀香燃了三分之一,整个屋里是与世无争的安宁。
    身处在极致宁静的熟悉环境里,许姿的心情终于舒服了许多。她将包给了何姨,然后扭了扭脖子,吩咐,“何姨,帮我放水,我想泡澡。”
    何姨点头应:“好。”
    屋里没人后,许姿站在走廊里,盯着壁画发呆,叹了几口气。这一天,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荒唐事,脑袋、心底乱七八糟,胸口闷的慌。
    头一阵晕眩的嗡鸣,她觉得自己真不能再想这些事了,需要彻底放松大脑和身体-
    一夜的暴雨过后,天空像被水冲刷过,瓦蓝透亮,清晨,几只小鸟就停足在阳台的石栏上,栏杆上残留着晶莹刺眼的水珠。
    许姿揭开眼罩,从沉眠里醒来,算是睡了一个舒服的觉。爷爷也不在,她打算收拾一下就回去。
    从衣柜里翻了件旧裙子换上,许姿系上腰带后,下了楼,不过大门敞开,沙发上坐着熟悉的人,俞忌言。
    听到身后的脚步声,他起身,转过去,等她走到自己身边,说:“我带你回去。”
    许姿不同意,但俞忌言说,有话和她说。
    清晨的院子里,是像油画般浓墨重彩的鸟语花香图,还有潺潺的流水声。
    俩人走到了树下。
    一晚过去,许姿也没消气,“你想说什么?”
    俞忌言像是带着决定来的,压着眉骨,沉着声说:“给我一个请罪的机会。”
    许姿眼珠暗暗一转,又抬起头,冷眼问,“你想怎么做?”
    俞忌言摊开手,“你定。”
    这老狐狸竟然把主动权抛给了自己。其实昨晚入睡前,许姿也盘算了一件事,恰好,给了自己机会,她说:“好,但是我要你同意两件事。”
    将手收回背后,俞忌言一笑,“许律师,已经开始会算计我了。”
    “当然,”许姿更傲的抬抬眉,“跟你这种人做交易,我自然是吃一堑长一智。”
    俞忌言若有所思的点头,“好。”
    “不问什么事吗?”许姿盯着他。
    “不问,”俞忌言从容不迫,“我是来请罪的,你的要求,我都答应。”
    不知是不是有猫腻,但许姿需要抓住机会,试着去反将他一军,“好,一会告诉你。”
    “嗯。”
    迈巴赫停在了茶园的老地方。
    俞忌言和许姿过去时,俞婉荷竟然站在车旁,手里抱着玻璃罐。
    俞忌言按下车钥匙,扭头问,“萧姨又给了什么东西?”
    俞婉荷没理他,走到了许姿身前,用下巴指了指怀里的玻璃罐,说:“这是萧姨做的辣椒酱,我给你拿了三瓶……”
    见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俞忌言先上了车。
    她们和车隔了一截距离。
    俞婉荷说:“每个玻璃罐上我都贴了字条,标注了是辣度。”
    许姿瞅了一眼,看到字条上还写了她和俞忌言的名字。不过,她发出疑惑,“你是不是写错你哥哥的名字了?”
    因为字条上写的是“俞寄言”。
    俞婉荷俏皮的耸耸肩,“我讨厌那个忌字,我喜欢这个寄,他在我这里就是这个名字。”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抱抱【校园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