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海
首页落日与鲸(H 1V1) ②不穿内裤

②不穿内裤

    刚过凌晨,沉落回去了。
    整个人有些恍惚,玄关处的灯亮起的那一瞬间,她闭上眼睛几秒,耳畔回响的是顾辞在她高潮时说的那一句生日快乐。
    那声音太轻了,再加上高潮的刺激太大,沉落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幻觉,想着这件事的时候,小穴隐隐流出一些粘稠的液体。
    顾辞没有用安全套,是直接射进来的,射得很深,不好清理。
    做完后,她发现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所以只是草草地洗了个澡,换上他的衣服,到夜市买一条裙子换上,再搭车回来的。
    换好鞋,沉落离开玄关,客厅没有开灯,黑暗一片,她走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摆在长条餐桌的生日蛋糕。
    沉落没有吃生日蛋糕的心情,看了一眼就没再看。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跟陈回是什么关系,既不是男女朋友,又不是未婚妻,沉落更偏向于她是他发泄内心变态的对象。
    别墅太安静了,安静到可怕,沉落咬了咬唇,往客厅的沙发看,上次晚归的时候,他就坐在那,陷入阴影里面,像幽魂。
    客厅沙发没人。
    她内心疑惑,站原地抬头环视一遍一楼,目光在鱼缸停住,所有金鱼浮在水面,腹部向上,都死了。
    脊背渐渐地冒出冷汗,把刚换不久的新裙子濡湿,沉落转身上楼,无意识地放轻脚步,直奔自己的房间。
    也还是没人。
    而旁边的画室门缝微敞开,但没有灯光洒出来,附近寂静无声,沉落仿佛能听见自己一下又一下的心跳声。
    她的手搭上画室门把,轻轻地往里一推,漆黑不见五指,循着脑海里的记忆,右手按上靠近门口墙边的开关。
    啪——灯亮了。
    沉落被炫目的灯光刺到眼睛,微眯了眯眼,画室颜料味道很重,墙和地面有不少作好的画,男人坐在画架前的木椅子。
    他没有回头,看着面前五彩缤纷的油画,抬起手,手指隔空地抚摸过轮廓,似也在描绘,声音自然地问:“回来了。”
    “嗯。”沉落握紧拳。
    陈回还是没回头,“生日快乐……啊,原来都过十二点了,你有没有看见楼下的生日蛋糕?喜欢吗?”
    她皱了下眉,“谢谢,喜欢,只是很晚了,我没胃口……”
    他终于转过身来,戴着眼睛,穿的又是休闲服,平日里梳起来的头发慵懒地垂下,样子乍一看跟大学生差不多。
    陈回凝视着沉落,莞尔一笑道:“喜欢就去吃吧,今晚把它吃完,对了,明天我还要带你去出席一个活动,你没安排吧。”
    生日蛋糕买的不是小小那种精致型蛋糕,而是够好几个人吃的那种大蛋糕。
    一字不提她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陈回不提,沉落更不打算主动提起,她也知道他说一不二,“没安排。我现在就下去把它吃完。”
    他打量着她身上的裙子,“怎么换新裙子了,过来给我看看。”
    颜料味道充斥着沉落的鼻腔,她细腻的皮肤在灯光下白得像奶油,身后是巨幅山水油画,慢慢朝陈回走过去似从画里走出来。
    陈回握住沉落的手腕,揽她的腰,按坐在自己的大腿上,手从裙摆下方进去,里面没内裤阻挡,直接插了两根手指进去小穴。
    他低声笑起来,“不穿内裤?还湿着,落落,你跟谁学的?”
    沉落吓得下腹猛一缩,把陈回两根手指夹在甬道里面。
    陈回缓慢地俯下身,高挺鼻梁划过她的锁骨,微张薄唇,牙齿隔着裙子咬住她一颗乳头,“好想肏落落,可落落一定不肯的,对吧。”
    ————
    作者有话说:即使没珠珠,呜呜呜,俺也要加更,晚上应该还有一更~


同类推荐: 盲冬(NP,替身上位,追妻火葬场)含檀(婚外情,制服控)执迷(双胞胎 姐弟 骨科)你男朋友下面真大(校园 np 高h)人格缺陷(1v1 h)抱抱【校园H】岸之希张开腿交保护费(性虐 黄暴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