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肉书海
首页【海贼王乙女】爱意至死不渝 90.情念深藏 ji l e ha i. co m

90.情念深藏 ji l e ha i. co m

    自从罗杰入狱,海军戒严,这片大海就涌动着某种不算安定的气氛,并且一日浓重过一日。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
    白胡子懒洋洋又灌了一口酒,
    但比起这个,果然还是眼前的事情更叫人头疼啊。
    “好,下一个,马尔科。”怀迪贝满意地在蒂奇的名字后面打了个勾,“蒂奇学的很不错,今天中午给你加餐,我记得伊莲说你喜欢樱桃派。”
    “好诶,谢谢大姐头。”蒂奇笑嘻嘻坐到一边去,同样满分过关的萨奇给他鼓掌。
    小实习生们平常太闹腾,怀迪贝和伊莲娜一合计,开始给他们授课,一来掌握知识借以谋生,二来消磨他们的精力,省得一天天都折腾着往外乱跑。
    “那么,马尔科……”怀迪贝从抽签的箱子里抽出新字条,“北海,海军阵营,中将克劳文斯·欧泊情报,背吧。”
    马尔科一下子傻了眼,他就刚好略过这位没背,怎么这么倒霉啊yoi
    但大姐大盯着呢,挣扎还是要挣扎的。
    “克劳文斯·欧泊,海军中将,常驻北海,海军鹰派代表人物……”还有什么来着……马尔科忍不住把眼神投向边上的老爹。
    “脾气古怪,和政府关系亲近”萨奇和马尔科最要好,忍不住小声提醒。请到首髮站pow enx u e2.c om阅读
    怀迪贝咳嗽一声,萨奇立即噤声,他可不想被罚抄。
    马尔科哭丧着脸,早知道就老老实实把海军的部分也背掉了,他是真的完全不记得,但再磕磕绊绊也得背,“老爹说他特别固执,偏执极端,对海贼像砍瓜切菜,而且世界政府几回召见也不给面子。”
    “为人傲慢,看不起海贼……”
    白胡子沉吟片刻,出言纠正,“他是平等地看不起所有人。”不管是海军还是海贼,都平等地看不起,虽然那人确实有这个实力,但至今白胡子也没搞明白欧泊这么自我的性格怎么会跑去做海军。
    白胡子第一次听到克劳文斯·欧泊这个名字,就是欧泊在海军的首秀,继“炎枪”卡琳之后的海军“超新星”,跟随在萨诺斯身边,一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的嚣张模样,叫人看着分外不爽。
    世界经济报出头条的时候,对这个海军新星最有兴趣的反而是一向懒得过问这些后辈如何的洛克斯船长本人。
    佐伊大副有意让白胡子自己去试试深浅,却被洛克斯一言否决,第一次连卡尔兰特都不再避讳,亲自出手。
    洛克斯船长对欧泊有着没来由的恶意。
    白胡子综合思考,觉得欧泊的身后似乎关联着一个让洛克斯讳莫如深又牢牢守着的秘密,又或者,一份洛克斯船长虽然从不出口却又时刻铭记的仇恨。
    那一战,白胡子再一次认识到船长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地深不可测,而那位强势的卡尔兰特,同样隐瞒了不少。
    年轻的白胡子看不懂那许多,如今的白胡子虽然对某些事有所猜测,但碍于故人早已经用眠于大海,也自然不好再对故人的隐私多加评价……何况这位故人不仅是他的老上司,如今还算得上是他的岳父,他妻子最孺慕最亲近的养父。
    马尔科的过关测试在重新抽选题目之后终于勉强及格,但假期补习肯定是少不了了。
    ……
    多日前,海军祭奠次日晚上,马林梵多地下监牢
    地下监狱的灯火摇曳不定,欧泊的心神终于一松。
    要让罗杰相信他,顺利套话实在太难了。终于……不枉他一件一件抖落隐秘向罗杰证明他对伊莲的无害。
    只要能让他吐露一点点伊莲的心思就好……一点点就够了,欧泊早已经学会知足。
    失而复得之后,欧泊根本无法忍受被伊莲娜用那样防备疏远地对待;此刻他心里苦意一阵一阵上涌,只觉得天理循环,果真报应不爽。
    罗杰长久地沉默着,然后抬头,眼睛炯炯有神,“你有想知道的,我也有想问的,不如一换一。”
    罗杰的心里,有着太多的疑问无法被解答,而且他不能不管……他有一种直觉,奇异的直觉,他能从这位欧泊中将地身上替伊莲娜要到一些或许这世上再也没人能坦白给伊莲娜的秘密。
    “好,我答应。”欧泊答应的毫不犹豫。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伊芙就是伊莲娜的?”欧泊为什么会认为伊芙和她的姑姑是同一个人?又是怎么认出来的?
    纽盖特先前和他提过,无人岛密谈时卡普战国他们都说伊莲和她的姑姑,同样名为伊莲娜的另一位女性长的一模一样,伊莲的名字也是由这位姑姑留下,可是欧泊似乎不这样认为,反而认定姑侄俩其实是一个人。
    “从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那是她。”欧泊回答的不带分毫犹豫。
    不需要什么证据,不需要任何言语,甚至可以说充满荒诞,但欧泊就是知道,在见到伊莲娜第一眼他就知道,即使带着面具,那双眼睛,就是他朝思暮想、曾以为天人永隔的心上人——卡尔兰特·D·伊莲娜,萨诺斯中将唯一的妹妹。
    “战国他们可不这么认为。”
    “那是他们眼拙,我从不怀疑我的判断。”欧泊无比自信,“虽然我不知道这其中的曲折,虽然伊莲已经不记得我和她的过去,但我仍然记得。”
    只要他记得一日,爱她的心火就永不熄灭。
    “你或许不知道,我们感情很好,如果不是中将突然出事,那年我就已经向她求婚,我们如今就是名正言顺的夫妻……”欧泊说到此处,忍不住流露哀伤。
    如今名正言顺作为他爱人丈夫的……是欧泊曾不以为意的渺小海贼,“白胡子”爱德华·纽盖特。
    而“克劳文斯·伊莲娜”,终究停步在了他的幻想之中。
    名正言顺……纽盖特,这可不是我不帮你辩驳,人家讲你横刀夺爱呢。
    腹诽完了,该问的还得问。
    “假设你是对的,伊芙就是伊莲……那你从什么时候起知道伊芙还活着?”卡普是从他嘴里知道伊芙仍然存活于世,直到无人岛密谈前夕才彻底确定。
    卡普不屑于撒谎,那么欧泊也该在当年就知道伊芙还活着的消息。
    那如此深爱伊芙姑姑的欧泊,不该对伊芙爱屋及乌吗?不该和战国一样想把人接回去吗?
    君不见泽法作为海军,能为了伊芙而主动与白胡子打交道,甚至默许了伊芙与海贼的婚姻。
    君不见卡普尚且私心作祟,放作为无关人员的伊芙进地下监牢来私见罗杰。
    可是欧泊呢?他的行为是什么?
    事实是欧泊不仅没有参与无人岛密谈,甚至对伊芙的一切都未曾参与,就好像他还不知道萨诺斯唯一的女儿、他心上人的侄女活了下来。
    欧泊的自我偏执是早出了名的,他不可能像战国一样为了隐瞒伊芙的存在而主动减少和伊芙的交流,更不畏惧政府的问责。
    他早年轻狂的事情多了去了,跟在屁股后面收拾烂摊子的人不少,那么多事,政府不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后更加助长了欧泊自我的脾气。
    按理说,心爱的人死去了,继承了心爱的人的名字的侄女,又是偶像的独女,欧泊不会不重视,说不准多看重多溺爱。
    愧疚,溺爱,心软,亲近……这是泽法和卡普在知道伊芙身份后的态度,即使是自诩冷静理智的鹤和战国,也无法对伊芙硬起心肠。
    然而欧泊没有。
    他明知道无人岛密谈一事,却无动于衷,他对伊芙如今所有的善意都建立在伊芙是伊莲、是他昔年的心上人的基础上。
    这是太大的疑点,叫罗杰无法理解,更无法放心欧泊去接近伊莲,哪怕欧泊现在显得对伊莲娜完全友善。
    伊莲自小吃了太多的苦头,罗杰少不得要先替她防上一些。
    到底是什么在当年改变了欧泊的态度,或者说,欧泊对伊莲的态度为什么那么矛盾,让他坐视本应该溺爱重视的孩子落入萨诺斯宿敌洛克斯手中却全无动容?
    欧泊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他翡翠的眼眸暗淡许多,像是回忆起许多令他痛苦的过去。
    “一开始。”欧泊顿了顿,“在萨诺斯中将去世之后不久,伊莲——我是说中将的妹妹,她不久也遇害,卡尔兰特家只剩下了那最后的一个孩子。”
    “一个继承了我心爱的姑娘的名字的孩子……我发了疯一样想要调查她的去向,但是几乎在我动作的同时,我接到了那五位大人的召见。”
    罗杰突然反应过来,欧泊刚刚说过,那五位一早就知道伊芙是被洛克斯带走抚养的,也知道洛克斯·D·伊芙就是卡尔兰特中将的独女。
    “所以……”
    “所以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知道的。”
    “洛克斯·D·伊芙就是卡尔兰特·D·伊莲娜。”
    “我那时心存侥幸又疯狂……更加不能容忍伊芙留在那群海贼身边。”
    欧泊沉沉闭上眼眸,不忍再回忆下去,嘴唇微动,吐露出了那个为了制止他的行动而由五老星亲自开口的秘密。
    罗杰在这个始料不及的隐秘中睁大了眼睛,满是不可置信,“怎么会……”
    这也……太叫人觉得荒唐了……
    卡尔兰特那个家伙……他居然能做到这个地步……
    这一刻,罗杰清楚地意识到,萨诺斯绝不是不爱自己的女儿……恐怕就是太爱,才能为了女儿撒下这么大的谎言。
    那位传奇中将对女儿伊芙的爱,绝不会逊色于当年的洛克斯半丝半毫。
    “………总之,那之后,我就打消了去把伊芙带回来的念头,却也再无法面对她。”
    “索性,我也就没再去管过她。”他没有立场去带走那个孩子,也无法遏制心里的恨意。
    当年的欧泊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
    比起让自己那刻骨的恨波及伊莲走前最后牵挂的侄女,不如让她留在洛克斯身边,至少洛克斯不会害她……
    即使那个疯子要动手,一向对棋子物尽其用、惯会收买人心的佐伊也会阻止洛克斯的杀意,而那微不足道的善意照拂,已经足够伊芙好好长大。
    综合种种,欧泊才在泽法提起伊芙仍活着时沉默不语,更对和她有关的事一概不多加关心。
    却没想到,阴差阳错,错过了和挚爱早早重逢的可能。
    这怎么能不算……命运弄人呢。
    罗杰万万没想到会从欧泊口中得到这么大的隐秘……
    “今日之事,你不可再与任何人提起,这会成为她的弱点…如果你爱她。”
    如果你爱她,就该希望她好。
    欧泊收起自嘲,轻轻重复,翡翠眼眸里涌动着某种光辉,“如果我爱她”
    如果我爱她,那一切都不必再多说什么,也不必多分析利害,一切再明了不过。
    我希望你安好,伊莲。
    希望你一切都好,伊莲。
    罗杰与欧泊对视,怕是连他们自己都想不到,在这一刻,在同一个地方,他们的心声最后都走向了同一个可能。
    ……
    长久的交谈后,轮到欧泊对罗杰发问。
    “她……晚上睡眠如何,还是挑食吗?”欧泊喉咙发紧,“夜间易醒的毛病怎么样?助眠的药用的是什么?”
    “伊莲同我说,纽盖特在她身边,她就能安稳一夜。”罗杰扯了扯嘴角,看来欧泊所言姑侄一人绝非空穴来风,不是真的亲近,谁能知道伊莲夜间多噩的小毛病。
    “至于挑食,怕是没改……纽盖特船上有很纵着她的厨师,从来只做她喜欢的菜色。”
    欧泊喃喃自语,“也好,也好。”他真羡慕白胡子啊……命运为何偏偏对他如此残忍呢?
    一生不看在眼中的,从来唾手可得,唯独最想要得到的,最终无法得到。
    欧泊早年并不信命,直到失去她,方知人力终有穷尽,难胜天数。
    “白胡子对她如何”
    “很好,纽盖特的人品没得说,你也听过他的名声,在我看来,纽盖特尊重伊莲的选择和心意,一直无微不至地在守护她。”如果说爱人如养花,爱德华·纽盖特就是继洛克斯之后对伊莲最好的花匠。
    “那她……是爱白胡子,才嫁给他的吗?”欧泊真正想要问的,其实是…伊莲她……幸福吗?
    罗杰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只是沉吟许久后说,“伊莲很爱他,他们的家庭很幸福。”
    一个懂得对妻子示弱的大海贼,一个隐忍心意十余年的守护者,一个爱伊莲早已深入骨髓的男人……
    罗杰必须承认,爱德华·纽盖特比起他们中的任何人都更适合陪伴在伊莲娜身边,佐伊的眼光如此毒辣,在他死后,再一次精准地命中了命运的靶心。
    这之后,欧泊絮絮叨叨问了很多,都是关于伊莲娜的喜好和生活习惯之类的小事,罗杰从这一个个细微的问题里足以窥见欧泊那炙热的爱意。
    可惜,面对爱德华夫妻的爱情,欧泊的爱意注定无功而返。
    罗杰还是松了口,在欧泊准备离开的前一刻,他嘶哑着说话:
    “从神之谷一战后,她再没走出来过……你别逼她。”
    欧泊沉默着,但凭借过人的耳力,罗杰还是听见了他的回答:
    “我知道。”他怎么舍得去逼她。


同类推荐: 将嫡姐拽进被窝贱妾一妾皆夫(np)犯上欺主鹅绒锁深深爱我 (民国)当督主大人沦为女奴后(1v1 BG SM)优穴攻略系统